憨兒-阿泰,想把全部都給姐姐-憨兒資訊|朝興基金會

HOME 憨兒資訊 憨兒故事
憨兒-阿泰,想把全部都給姐姐

【想把全部都給姐姐】

/我要買紅包袋啊!我要包紅包給姐姐!/

    大賣場,是全台灣最快染上年味的地方,春聯、鞭炮等紅通通的物品早就上了架,音樂也已換成「財神到~迎財神~財神到我的家門口」,老師們希望朝興的孩子們也能體會熱鬧的過節氣氛,於是就帶著他們到大賣場玩耍啦!一進賣場,孩子們馬上活力百倍,走路腳程變得好快,每一排走道都要逛,每一樣東西都想摸,時而穿穿鞋、時而把玩新年飾品。雖然帶著一群這麼愛跑來跑去的孩子們逛街,老師肯定分身乏術,但只要一看見孩子臉上堆滿笑容的模樣,就覺得一切都值得。

    接近天黑,孩子們幾乎已經探索完所有角落,準備心滿意足得回朝興時,老師卻發現阿泰不見了!慌張之下猛回頭,才和正在排隊結帳的阿泰對上眼,但這個狀態讓老師更驚訝了!因為阿泰是朝興出了名的存錢一哥,這可真是第一次看到他花錢呢!老師上前詢問:「你要買什麼啊?」阿泰答:「我要買紅包袋,包紅包給姐姐。」老師頓時心頭一暖,想起了阿泰的故事。

/父母離世 姐姐是唯一的親人/

    阿泰的父母在他還小的時候就過世了,留下他與姐姐相依為命,缺少了父母的照顧與關愛,姐弟倆仍堅強過日子,一起在租賃的小公寓裡頭生活著。從前,阿泰最喜歡的就是逛菜市場,或是在家附近的公園散散步。這可能是阿泰渾身散發著親和力的原因,他就像你老家隔壁會看到的中年阿伯,皮膚黝黑、聲音沙啞、大肚腩圓滾滾,討厭噪音,比起繁華的都市霓虹,更喜歡恬然自得的鄉下時光。

    然而這樣的日子卻難以持續,阿泰是個唐寶寶,阿泰姐姐則是肢體障礙者,當阿泰在外頭遭逢難關時,行動不便的姐姐也無能為力。鄰居們得知父母雙雙過世後,就知道他們獨自生活所要面臨的,恐怕是一連串無法解決的困境,基於希望他們獲得更妥善的照顧,鄰居們私下通報了社會局,姐弟倆才被轉介至照護機構。 姐姐,是阿泰唯一的親人,但迫於現實考量,他們不得不分隔兩地。

/從工作中 找到自我認同和成就感/

    來到朝興後,阿泰相當努力工作。不管是在洗衣坊或是烘焙教室,阿泰專注的神情如出一徹,腰彎的比誰都快、汗流的比誰都多,但藉由觀察阿泰我也注意到,其實所有孩子都是這樣。每每上課時經過,看見的都是我所熟悉的可愛模樣,但到了工作時,孩子們就會收起玩心,認真地完成手邊的工作。個個辛勤的身影,領我反思起工作的意義。

    對我們來說,工作是再日常不過的一件事,所有身心勞動都是為了換取眼前的薪水,俗話說:「勞動有苦根與甜果」想要獲取成果,就必辛苦耕耘。但在這些孩子的世界裡,似乎一切都是甜的。當民眾扛著沉甸甸的物資來時,孩子們總是爭相幫忙,只要能幫上忙,他們一整天都會是張滿足的臉,彷彿打掃、搬重物、整理雜物等苦差事,對他們來說都是甜滋滋的糖一般。

   對於我們的孩子來說,建立自我認同是多麽珍貴的一件事。他們或許不是擁有最多的,但一定是最珍惜擁有的。反思己身,如果哪天我們不再能夠工作,可能也難以發自內心感到快樂吧!這些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,其實彌足珍貴。經常地,我總是從孩子們的視角,看見自己的麻木。

/想把全部都給姐姐/

    曾經頓失經濟支柱的阿泰,比其他孩子更具有儲蓄的觀念,且時不時就會詢問老師帳戶裡有多少錢,確認自己帳戶裡的金額有不斷增長。但每次老師帶孩子們出門時,總不見阿泰買任何東西,即使在手上把玩許久,看起來挺有興趣,最後還是會放回原位,所以阿泰才會獲得「朝興存錢一哥」的封號。但老師依然困惑不已,不明白阿泰怎麼連自己喜歡的東西都不捨得花錢。

    直到前幾天,阿泰向老師提出要求,說過年去看姐姐時希望待久一點,因為他想跟姐姐吃頓飯,再包個紅包給姐姐。老師們才恍然大悟,原來阿泰辛勤工作、忍下物欲所存的錢,是要給家人帶來暖意的,是想要給生活也不容易的姐姐一個溫情的擁抱。雖然居住在不同的地方,使姐弟倆無法經常見面,但這樣的溫情,跟天天見面的家人是沒有不同的。因為彼此理解,所以願意給予,再從給予中,找到人生的意義。阿泰又為我上了一課:「一個人的價值,來自於他貢獻了什麼。」我想這不只是阿泰工作存錢的核心,也是他認為生而為人的價值所在吧!



朝興的賀年小心意-如意餅乾。阿泰說:「我要跟姐姐一人一半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