憨兒-小詠,在卡通裡面找到自己-憨兒資訊|朝興基金會

HOME 憨兒資訊 憨兒故事
憨兒-小詠,在卡通裡面找到自己

「小詠,這樣你要怎麼睡?」每天夜間巡房時,老師們總不見小詠床上放好棉被與枕頭,相反地,倒是看見高聳不已的娃娃山丘。小小的一張單人床,小詠想盡辦法堆疊上所有布娃娃。老師總是邊嘮叨小詠,邊把娃娃移到替他準備的塑膠籃內,但是隔天晚上,娃娃又會被堆上床鋪。

布娃娃之於小詠,是如同生活必需品般的存在。每當民眾捐贈娃娃,小詠一定第一個湊上前挑選,而且一定要挑到胸前都抱不住了才肯離開。我們在想,或許在我們眼中,這只不過是小詠搜刮來的娃娃堆,但對小詠來說,這是一座五彩繽紛的山丘,一定有很神奇的力量!

/從布娃娃裡面找線索/

小詠的一天,其實很簡單,不在房間的時光,就是抱著布娃娃看卡通,這通常也都是小詠一天最有活力的時候。櫻桃小丸子、蠟筆小新、哆啦A夢,小詠什麼卡通都看,但最愛的卡通人物很特別,不是任何一部卡通的主角,而是飛天小女警的反派角色──魔人啾啾。當他看到魔人啾啾乘坐機器出場、攻擊小鎮村時,他會興奮地又叫又跳;當魔人啾啾被打倒,他也會跟著難過成一張苦瓜臉。終於抓到一絲線索的老師們再往下挖掘,發現小詠與魔人啾啾其實有許多共通點。

魔人啾啾是飛天小女警裡頭的大反派,但大家可能不知道,他原本並不叫「魔人」啾啾。小時後,是一隻調皮但友善的小猴子,還是尤教授的寵物兼得力助手,但某天實驗時,啾啾不小心打翻了化學物X,產生一場大爆炸,化學物質使他腦部突變,而主角飛天小女警也在這場意外中誕生。

就在小女警誕生後,啾啾失寵了。對啾啾來說,尤教授是他唯一的伴,是他的全世界,不再受關注是很大的打擊,所以啾啾才離家出走。啾啾變得很聰明的腦袋領他建造出最頂尖的實驗室、發明出最精密的機器,用途無他,就是要報復這個無愛的世界。這時,啾啾才成為的小鎮村居民所害怕的「魔人啾啾」。

/在魔人啾啾身上,找到自己/

跟魔人啾啾一樣,小詠也曾經是個被捧在手心的孩子,成績很好、口條流利,是演講比賽的常勝軍,家中長輩更是常被逗得咯咯笑。正當身旁的人對他寄予厚望時,不幸的意外卻降臨在他身上。某週末午後,媽媽與小詠一起做家事,媽媽負責掃地,小詠則拖地,一切如往常,但突然之間小詠癱在地上,意識模糊、渾身抽搐。送到醫院時,醫生診斷出小詠癲癇的原因是腦部受損了。

從此之後,小詠做什麼事都變得好難。走路好難、吃飯好難、控制情緒好難,連生活自理也得依靠他人。原本事事受誇讚的小詠,瞬間變得不再受人矚目。那對未來充滿期望、閃閃發亮的童年,瞬間蒙上了層厚厚的灰,任誰也難以抹去的灰。

老師們想,或許這就是小詠對魔人啾啾情有獨鍾的原因吧!因為心裡傷痕纍纍的小詠,就和魔人啾啾一樣,覺得世界好不公平、好殘酷。雖然到現在,小詠還是常常情緒失控,把負面情緒化成尖叫聲或是暴力行為,但或許小詠只是想讓大家看看自己的傷痕,或是想報復這個對待他並不溫柔的世界。我們想,小詠真正依賴並不是娃娃,而是潛意識裡那個被壓抑的自己吧。

/總有一個適合孩子的相處方式/

每個不一樣的行為背後,都是希望得到注意,都是在求救。面對這樣的小詠,老師們不斷的給予更多關懷和理解,我們陪伴小詠看卡通,聽小詠說魔人啾啾有多帥,也跟著小詠玩布娃娃。

面對小詠的心理的傷痕,改變非一朝一夕。但每一點前進都彌足珍貴。我們也相信,只要更了解孩子、以更合適的方式與孩子相處,就是在正確的路上了。



有時候看小詠的笑容,真的好純粹啊…